目前分類:全能神發表的話語 (1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第 十 三 篇 說 話

在我的說話發聲之中,隱藏著多少我的心意,但人絲毫不知、絲毫不曉,只是一個勁兒地在外面領受我的話,在外面效法我的話,卻不能在我說話當中明白我心、體察我意,即使是我明說明點,可又有誰明白呢?我從錫安來在人間,因著我穿戴了正常的人性,穿戴了人的外皮,所以人都只在外面認識我的面貌,但卻並不認識我內在的生命,並不認識出於靈的神,而只是認識在肉身的人。難道實際的神自己就不值得你們認識認識嗎?難道實際的神自己就不值得你們下功夫去「解剖解剖」嗎?我恨惡全人類的敗壞,但我體恤全人類的軟弱,我也對付全人類的舊性,作為在中國的子民中的一個,你們不也是全人類中的一部分嗎?在所有的子民當中,再加所有的眾子,即在我揀選的全人類中的選民中間,你們屬於最次的,所以在你們身上我花費的精力最多,下的功夫最大,難道你們還不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嗎?你們還忍心悖逆我另搞自己的一套嗎?若不是我的憐憫、慈愛仍然存在,那麼,所有的人早被撒但擄去,成為撒但口中的「佳餚」。今天,在所有人的中間,真實為我花費、真實愛我的人仍是屈指可數,難道今天的「子民」就已成為你們的私有財產了嗎?你的「良心」就這樣「冰涼」嗎?你真配做我要求的子民嗎?回想過去,再觀今日,有誰已滿足我心了?誰是真心體貼我心意的?若我不提醒你們,你們仍不醒悟,似乎是處於「冷凍」之中,又似乎是處於「冬眠」之中。

在滾滾的浪濤之中,人看見我的烈怒,在翻滾著的烏雲之中,人都驚慌喪膽,不知逃往何處,似乎害怕雷雨將自己沖走,在紛紛揚揚的大雪飄蕩之後,人都心情舒暢,體嘗著大自然的美麗風光,但人誰曾在此之際體嘗我對人無限無量的愛?只是在心中有我的身影,卻並沒有我靈的實質,難道人不是公開抵擋我嗎?在一陣疾風驟雨過後,所有的人都似乎煥然一新,似乎在患難中熬煉之後,又重得光明、重得生命,你們不也是在經歷我的擊打之後幸而有了今天的嗎?但在今天以後的明天,你們仍能保持大雨過後的清潔嗎?仍能保持熬煉之後的忠心嗎?仍能保持今天的順服嗎?你們的忠心能夠是一成不變的嗎?難道這是高過人所能達到的要求嗎?我天天在人中間與人生活、與人行動,但誰也不曾覺察到。整個人類,若不是我靈的帶領,有誰能在今世中生存?難道我說的與人生活、行動是誇張嗎?以往,我說過「我創造了人類,又帶領了全人類,指揮了全人類」,難道這不是實際嗎?莫非你們在這方面的經歷還少嗎?就「效力者」三個字就夠你們花費畢生的精力來述說的。人若沒有實際的經歷,那人永遠不認識我,永遠不能通過我話來認識我,而今天我親自來到你們中間,不更能有利於你們的認識嗎?難道我道成肉身對你們不也是拯救嗎?若不是我親臨人間,那整個人類早被觀念充滿,即被撒但佔有,因你所相信的只是撒但的形象,與「神自己」卻無關無份,這難道不是我的拯救嗎?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 十 二 篇 說 話

當東方發出閃電之時,也正是我開始發聲說話之時,當閃電發出之時,整個天宇都被照明,所有的眾星都發生變化。全人類猶如被清理一般,所有的人都被這道來自東方的光柱照得原形畢露,兩眼昏花,不知所措,更不知如何遮蓋自己醜惡的嘴臉,又猶如動物一樣從我的光中逃入山洞之中去避難,但不曾有一物能從我的光中被抹煞。所有的人都在驚訝,所有的人都在等待,所有的人都在觀望,所有的人都因我光的來到而慶幸自己的生日,所有的人又都在咒詛自己的生日,矛盾的心理難以表達,自責的淚水湧流成河,被陣陣急流沖走,片刻便不見蹤影。我的日子又一次逼近了全人類,又一次將人類喚起,使人類又有了一個新的起點。我的心在波動,山隨著我心也在有節奏地歡跳,水在歡舞,浪花拍打著礁石,我心難以表達,我要讓所有的不潔之物在我的眼中化為灰燼,我要讓所有的悖逆之子從我的眼前消逝,永不存留。我不僅在大紅龍居住之處有了新的起頭,更在全宇之下開展了新的工作,很快,地上之國便會成為我的國,地上的國將永遠因著我的國而不存在,因我已得勝,我已凱旋歸來。大紅龍千方百計來破壞我的計劃,想將我在地的工作取消,但我能因著它的詭計而洩氣嗎?我能被它的威脅而嚇得失去信心嗎?天地之中,不曾有一物不在我的手中掌握,更何況大紅龍這一襯托物呢?不也在我手中受我的擺弄嗎?

當我道成肉身來在人間時,人不知不覺便都在我的引領之下來在了今天,不知不覺中都認識了我,但以後的路程究竟怎麼走,誰也不知,誰也不曉,以後的路指向何方更無人知曉,只有在全能者的看顧之下方能走到路終,只有在東方閃電的引導之下方能邁進我國之門。人不曾有誰見過我的面貌,不曾有人看見東方的閃電,更何況來自寶座的發聲呢?實際上,從古以來,沒有一個人直接接觸我的本體,今天來到世上,人才有機會看見我,但是到如今人卻仍然不認識我,正如只見我面、只聽我聲卻不明我意一樣,人都是這樣。作為子民中的一員,你們不因著見我面而甚感自豪嗎?不因著不認識我而自覺羞愧嗎?我在人中間行走,在人中間生活,因我道成在肉身,我來在人世,我的目的不只限於只讓人看見我的肉身,更重要的是讓人認識我,而且我要因著道成的肉身來定人的罪,要因著道成的肉身來打敗大紅龍,來毀滅大紅龍的巢穴。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 十 一 篇 說 話

作為整個人類的每一個都當接受我靈的鑒察,都當細察自己的一言一行,更當觀望我的奇妙作為。當國度降臨在地之時,你們有何感想?當眾子、子民都流歸我的寶座之時,我正式開始了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。也就是說,當我在地開始親自作工之時,當審判時代進入尾聲之時,我開始面向全宇說話,面向全宇釋放我靈之聲。我要將天地萬物中所有的人與物都因我話而洗刷淨盡,不再是污穢、淫亂之地,而是聖潔之國。我要將萬物都重新更換,供我使用,不帶有泥土氣息,不沾有屬地味道。人曾在地摸索我說話的目的、說話的根源,曾在地觀察我的作為,但未曾有一人真知道我說話的根源,未曾有一人真看見我作為奇妙之處。今天,當我親臨人間,當我親口發聲之時,人對我才略有認識,在人的思維當中除去了「我」的地位,而在人的意識當中塑造了「實際的神」的地位。作為有觀念的人,作為滿載好奇心的人,有誰不願意看見「神」呢?有誰不願意接觸神呢?但在人心中佔有一定地位的只是令人感到抽象、渺茫的神,若我不明說,誰能覺察到呢?有誰真認為我是確實存在的呢?真是沒有一點疑惑嗎?在人心中的「我」和在實際當中的「我」簡直是相差好遠,無人能比擬。若我不道成肉身,人永遠不認識我,即使是認識了,難道還不是人的觀念嗎?我天天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人中間,我天天運行在所有人的裡面,當人真看見我時,人就都能在我說的話當中來認識我,摸著我說話的方式,摸著我的心意。

當國度正式降在人間之時,萬物之中,何物不靜默?萬人之中,何人不害怕?我行走在宇宙世界的每一處,親自安排所有的事,有誰不在此時認識我的作為奇妙呢?我手托住萬有,但我又在萬有之上,今天成為肉身,親臨人間,不正是我卑微隱藏的真實含義嗎?多少人都在外表誇我甚好,讚我甚美,但有誰真認識我呢?今天為什麼讓你們都來認識我,其目的還不是為了羞辱大紅龍嗎?我不願意讓人在威逼之下向我「讚美」,而是讓人都認識我,因而對我生發「愛心」,從而對我讚美,這樣的讚美是名副其實,不是空談,這樣的讚美才能直達我的寶座,直衝雲霄。因著人被撒但引誘,被撒但敗壞,被「觀念思維」佔有,所以我道成肉身來親自征服全人類,把人的所有觀念都揭穿,把人的所有思維都打散,使人不得在我前再賣弄自己的風姿,不得在我前以自己的觀念來事奉我,從而徹底除去在人觀念當中的「我」。我首先在國度降臨之時開始作了這一步工作,而且是在眾子民當中開始下手。作為一個生在大紅龍國家中的子民,無疑大紅龍的毒素不是只限在一點兒、一部分這樣的字眼兒上,所以我作這一步工作的著重點主要是在你們身上,這也是我道成肉身在中國的一個方面的意義。我所說的話多數人摸不著一點兒,即使摸著點兒也是似懂非懂,這正是我說話方式的一個轉折點。若所有的人都能看我話,也明白我話的意義,那樣作為人的,有誰能被拯救而不墮落陰間呢?當人都認識我時,當人都順服我時,是我安息之時,也正是人能摸著我話中之意之時。現在你們的身量太小,簡直小得可憐,甚至提都提不起來,更何況對我認識呢?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 十 篇 說 話

國度時代畢竟不同於以往,不是關係到人怎麼做,而是我降在地上親自作,是人所想不到,而且也達不到的。從創世到今天,多少年來只是教會的建造,卻並不曾聽說有國度的建造。即使是我親口提起,但又有誰知道其本質呢?我曾降在人間,體察人間之苦,但並未達到我道成肉身的目的。當國度建造開始,我所道成的肉身正式開始盡職分,即國度君王正式在國度之中執掌王權。從此足見,國度降臨在人間,不僅有其字皮的一面,更有其實際的一面,這是「實行的實際」的一方面意義。人不曾觀看我的一舉一動,也不曾聽我的一言一語,即使觀看又能發現什麼呢?即使聽著我的言語又能知曉什麼呢?普天之下,人人都在我的慈愛、憐憫之下,但人人又都在我的審判之中,而且人人又都在我的試煉之中。我曾對人施憐憫、慈愛,即使人都敗壞到一個地步;我曾給人以刑罰,即使人都歸服我的寶座之前,但人又有誰不是在我的苦難熬煉之中呢?多少人在黑暗中摸索尋找光明,多少人在試煉中苦苦地掙扎,約伯雖有信心,但他何嘗不是在尋找「自己的出路」呢?作為子民的,雖經試煉站立得住,但有誰嘴裡不說,心裡也相信呢?還不是心中疑惑而口裡相信嗎?人,不曾有在試煉中站立住的,不曾有在試煉中真實順服的,若不是我掩面不看這個世界,所有的人都將在我焚燒的目光之中倒下,因我並不要求人做什麼。

當國度禮炮打響之時,也正是「七雷巨響之時」,這一聲震撼天和地,震動了穹蒼,也震動了所有人的心弦,一首國度禮歌在大紅龍所在國家之中正式響起,足見我已摧毀了大紅龍的國,從而建立了我的國度,更重要的是在地上建立。就在此之際,天使也開始奉差遣周遊世界各國,以便牧養眾子、子民,這也是為了下一步工作的需要。而我卻親臨大紅龍盤臥之地與之「較量」,當所有的人都在肉身中認識我,能在肉身中看見我的作為時,大紅龍的巢穴也就隨之而歸於烏有、化為灰燼了。作為我國度中的眾子民,既對大紅龍恨之入骨,就要以自己的所作所為來滿足我的心,從而羞辱大紅龍。你們真感到大紅龍可恨嗎?真覺得大紅龍是「國度君王」的仇敵嗎?你們真有信心為我作美好的見證嗎?真有信心打敗大紅龍嗎?這是我對你們的要求,只需你們能夠達到這個地步,你們能做到嗎?有信心達到嗎?人能做什麼!還不是我親自作嗎?為什麼我說我親臨交戰之地呢?我要的是你們的信心,而不是你的作法。人都不能正面領受我的話,只是從側面來「斜視」,這樣就達到目的了嗎?這樣對我就有認識了嗎?說實在話,在地之人,無一能「正視」我面,無一能純正領受我話的含義,所以我在地動了前所未有的工程,以達到我的目的,讓「我的真實形像」在人心中佔有地位,從而結束「觀念」在人裡面掌權的時代。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 九 篇 說 話

既然是在我家中做子民的,既然是在我國度中盡忠的,那所作所為必須要合乎我要求的標準,不是只讓你作飄蕩之雲,而是讓你作皚皚白雪,既有其實質,更有其價值,因我本來自於聖潔之地,並不像荷花,只有其名,而並無其實,因它本是來自於淤泥,並非來自聖地。當新天降在地上之時,當新地鋪灑穹蒼之時,也正是我在人間正式作工之時。人,有誰認識我?有誰曾看見我降臨之時?有誰曾看見我不僅有其名,更有其實?我手拂去白雲,仔細觀望穹蒼,太空之中,無一物不是在我手的安排之下,太空之下無一人不是為我的大功告成而獻上一份「微薄之力」。我對地上的人要求並不高,因我本是實際的神,因我本是造人,而且掌握人的全能者。人有誰不是在全能者的眼中,即使在天涯,或是在海角,但怎能避開我靈的鑒察呢?人雖「認識」我靈,但卻又觸犯我靈,我話點透所有人的醜惡面目,點透所有人的心思意念,使在地之人無一不被我的光而顯明,無一不在我的鑒察之中倒下。人雖倒下,但其心卻不敢離我甚遠,受造之物,有誰不因我的作為而對我生發「愛情」呢?有誰不因我的說話而生發「渴慕」之心呢?有誰不因我的愛而生發依戀之情呢?只是因著撒但的敗壞,人不能達到我所要求的境地,就連我所要求的「最低標準」都產生「顧慮」,更何況今天在撒但猖狂已極、瘋狂專橫之時的時代?或人已被它「糟踏」得滿身污穢之時呢?我何嘗不因著人已墮落而不體貼我心而憂傷呢?難道我是可憐撒但嗎?難道我的所愛是個錯誤嗎?當人悖逆我時,我心在暗自落淚;當人在抵擋我時,我給予刑罰;當人被我拯救,從死裡復活之時,我精心餵養;當人順服我時,我心甚是舒暢,頓時覺著天、地萬物都巨變;當人讚美我時,我何嘗不是得以享受呢?當人見證我,被我得著時,我何嘗不是得著榮耀呢?難道人的所作所為都不是由我支配、由我供應嗎?若我不指示,人都無所事事,而且各自都「背著我」幹那「令人欣賞」的勾當,你以為你的所做、所行、所說,我所穿的肉身一點不知道嗎?多少年來,我歷盡風風雨雨,也曾體嘗人間之苦,但若細想開來,沒有什麼苦難能使在肉身的人對我失望,更沒有什麼甜能使在肉身的人對我冷淡、灰心或丟棄,難道人對我的愛就限制在無苦也無甜之間嗎?

今天,我已在肉身安居,開始正式作我要作的工,但人雖懼怕我靈的發聲,卻悖逆我靈的實質。不用我明說,人很難在我話中認識在肉身的「我」,我說過,我的要求並不高,不需你們達到完全認識我(因為人缺乏,這是先天條件,而後天條件卻沒有機會加添),只需認識在肉身的「我」的所作所為以及所說。既然要求不高,所以我希望你們都能認識,都能達到,要在污穢的世界之中脫去自己的不潔,在落後的帝王家庭之中追求進步,不要「自我寬容」。對自己應該絲毫不放鬆才是,我在一天的說話發聲,就足夠你下功夫來認識的,甚至我所說的某一句話就足夠你花費畢生的經歷來認識的。我所說之話,並不渺茫,也並非空談。有多少人希望得到我話,但我並不理睬;有多少人渴慕我的肥甘,但我滴水不漏;有多少人想見我面,但我始終隱藏;有多少人側耳傾聽我聲,但我閉目仰望,並不因著他的「渴慕」而受感動;有多少人怕聽我聲,但我的話卻一直在向他「進攻」;有多少人怕見我面,但我故意顯現將其擊殺。人,不曾真見我面,不曾真聽我音,因為人並非真認識我。即使其遭我擊殺,即使其離我而去,即使其刑罰在我手之中,但其仍是不知自己所作、所為是否真是合我心,仍不曉我心到底向誰顯明。從創世到今天,人不曾有一個真認識我,不曾有一個人真看見我,我今道成肉身,但你們仍不認識我。這不是事實嗎?我在肉身的作為,我在肉身的性情,這些你可曾稍有看見?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 八 篇 說 話

當我的啟示達到高峰之時,當我的審判接近尾聲之時,也就是所有的子民都被顯明作成之時,我踏遍宇宙世界的每一個角落,無時不在尋找合我心意、合我使用的人。有誰能起來與我配合呢?人對我的愛心實在是太小,對我的信心也是小得可憐,若我不直接把說話的矛頭指向人的軟弱點,人都誇誇其談,都談天論地,高談闊論,似乎地下之事,他無所不知、無所不曉。以往在我面前盡「忠心」的,今天在我面前「站立住」的,有誰還敢誇口呢?有誰不為自己的前途而「暗自慶幸」?我不直接揭露,人已無地自容、羞愧難當了,更何況我換一種方式說話呢?那時,人就更覺虧欠,認為自己已不可救藥,而且都會被「消極」而捆綁得結結實實。當人都失望之時,國度的禮炮正式響起,即人所說的「七倍加強的靈開始作工之時」,也就是國度生活在地上正式開始之時,即我的神性直接出來作事之時(並不通過大腦的「加工」),所有的人都忙得不可開交,似乎重得復甦、如夢方醒,一覺醒來,竟落在了這種地步,真是料想不到。以往我對教會建造談了不少,揭示了多少奧祕,當達到高峰時,突然結束,而國度建造與此卻不相同,是在靈界交戰達到尾聲之時,我才開始在地另作起頭。也就是人都即將退去之時,我才正式起頭又興起新的工作。國度建造與教會建造的不同之處是:教會建造是在神性支配下的人性裡作工,是直接對付人的舊性,直接揭示人的醜相,揭穿人的本質,使人在此地步上認識自己,從而達到心服、口服。國度建造是在神性裡直接作事,是讓所有的人在認識我話的基礎上認識我的所有、所是,最後達到認識在肉身的我,從而結束整個人類對渺茫神的追求,結束「天上之神」在人心中的地位,即讓人都在我的肉身中認識我的作為,從而結束我在地的時代。

國度建造直接指向靈界,即靈界交戰的情形直接在眾子民當中顯明出來,從此足見,不僅是在教會,更在國度時代,所有的人一直都是在爭戰,雖身在肉體,但直接揭穿靈界,接觸靈界的生活。所以在你們開始為我盡忠之時,不可不做好下一部分工作的準備。應把心全部交出來,這樣方可滿足我心,以往在教會的事我一筆勾銷,今天是在國度。撒但在我的計劃當中,始終步步尾隨,作為我智慧的襯托物,一直在想方設法打亂我原有的計劃。但我能屈服於它的詭計嗎?天地之中有誰不做我的效力品,難道撒但的詭計除外嗎?這正是我智慧的交接之處,正是我作為奇妙之處,是我整個經營計劃的實行原則。在國度建造時代,我仍不迴避撒但的詭計而繼續作我要作的工,我在宇宙萬物之中挑選了撒但的所作所為作我的襯托物,這不是我的智慧嗎?不正是我作工的奇妙之處嗎?當進入國度時代之時,天下、天上的萬物都巨變,都在慶幸,都在歡騰,你們不也是如此嗎?誰的心中不是甜如蜜呢?誰的心中不是樂開了花呢?誰的手腳不在歡舞?誰的口中不是讚美呢?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 七 篇 說 話

作為西面之枝都當聽我之聲:

在以往,是否曾對我忠心?是否曾聽我良言相勸?你們的盼望是實際,而不是渺茫的嗎?人的忠心、人的愛心、人的信心,無一不是來自於我,無一不是我賜給。我民,聽見我言是否明白我意?是否看見我心?雖然以往在事奉途中有起有落,此起彼伏,不時有跌倒的可能,有時甚至有背叛我的危險,但你們可知我無時不在拯救你們?無時不在發聲呼救你們?多少次你們陷入撒但的網羅之中;多少次你們落入人的籠絡之中;又有多少次你們不放下自己而互相紛爭不休;多少次雖身在我家而心卻不知去向。但多少次我伸出拯救之手在扶持你們;多少次我撒下憐憫之粒投入你們之中;多少次我不忍心看見你們受苦受難之後的慘狀;多少次……你們可知?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 六 篇 說 話

對靈裡的事要細嫩,對我的話要注重,真正能夠達到把我的靈與人、話與人看為不可分割的整體,使所有的人都能在我前滿足我。我曾腳踏萬有,縱觀宇宙全貌,我又曾在所有的人中間行走,體嘗人間的酸、甜、苦、辣,但人不曾真正認識我,不曾在我行走之時注意過我。因我默默無語,不曾作超然的事,因此,未嘗有人真看見我。如今,再不比以往,我要作創世以來人未曾見過的事,我要說歷代以來人未曾聽過的話,因我要求讓所有的人都認識在肉身的我。這是我的經營步驟,人卻不知也不曉,我雖明說,但人卻仍是神智不清,難以說透,這難道不是人的卑賤之處嗎?不正是我所要給人補足之處嗎?多少年來,我在人身上未曾作過什麼事;多少年來,即使直接接觸我所道成的肉身的,也不曾聽我在神性直接的發聲。所以,人難免對我缺乏認識,但就這一條,並不影響歷代以來的人對我的愛。而如今,我在你們身上作了不計其數的、令人難測的奇妙工作,而且也說了不少話語,但就在這般情況下,有多少人還在我面前直接抵擋我,不妨為你略舉幾例:

天天禱告渺茫的神,而且摸我的心意、摸生命的感覺,但我話臨到卻另眼看待,把我的話與靈看為一個整體,而把人卻「一腳蹬開」,認為我這個人根本說不出諸如此類的話,而是我靈的支配。這種情況你怎樣認識?相信我話到一個地步,對我所穿的肉身卻不同程度地有觀念,天天研究,說:「為什麼他那樣作事呢?難道是出於神的嗎?不可能!因為我看他與我差不多,也是一個正常、普通的人。」這種情況又怎麼解釋?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 五 篇 說 話

我靈的發聲是我全部性情的發表,你們是否清楚?若對這一點不清楚、不透亮,便是直接抵擋我的。你們真看到在這其中的重要性了嗎?我在你們身上花費多大功夫、多少精力,你們真知道嗎?在我面前的所作所為真敢拿出來亮相嗎?虧你們還是在我面前做子民的,不知羞恥!更不明事理!這樣的人在我家中遲早要被淘汰的!不要擺你的老資格,認為自己「站住了我的見證」!這是人能做到的嗎?若你的存心、目的一點沒有了,你早就「另闢蹊徑」了。人的心裡能夠容納多少東西,我還不知道嗎?如今一切都要進入「實行的實際」,再不會像以前那樣只讓你動動嘴皮子。以往,多數人都是在我家混飯吃的,今天能夠站立住,全數都是因為我話語的嚴厲,你以為我說話是沒有目的地亂說嗎?不可能的事!我在至高處觀望一切,我又在至高處支配一切,同樣,我在地施行了我的拯救,我無時不在隱祕處觀望所有人的一舉一動、一言一行,我對人無一不是瞭如指掌。隱祕之處是我的居所,整個穹蒼是我躺臥之處,撒但的勢力不得臨及我身,因我滿載威嚴、公義、審判。我話中有說不出的奧祕,當我說這話時,你們又如被打入水中的落湯雞一樣矇頭轉向,又如剛經過驚嚇的嬰兒一樣,似乎什麼都不知,因為你們的靈已麻木了。為什麼我說隱祕之處是我的居所?你知道我話中的加深意義嗎?人,能有誰認識我呢?能有誰認識我像認識自己的父母一樣呢?我安息在我的居所仔細觀察,地上之人都在忙碌,都在為自己的命運、前途而「周遊世界」,「東奔西跑」,而沒有一個人是為了我的國度建造獻上自己的剩餘之力,甚至就連喘氣的力量也沒有。我曾造了人,我又多次在人的患難之中將人拯救出來,但是作為人的都是忘恩負義,沒有一個人能把我完全的救恩數點出來。從創世到今天,歷時多少年,歷時多少世紀,我行了多少神蹟奇事,顯出了我的多少智慧,但人猶如精神病患者一樣痴呆麻木,甚至有時像森林中的野獸一樣亂踢亂鬧,絲毫沒有一點意思理會我的事。我已多次將人判了死刑,定了死罪,但我的經營計劃是無人能改變的,所以人仍舊在我的手中顯露自己所持定的舊東西,因著我工作的步驟,所以我就又一次拯救了你們這些生在一個腐朽、墮落、骯髒、污穢的大家庭的人。

我的計劃工作一直在向前邁進,沒有一時一刻是停止的,既然轉入國度時代,而且把你們轉入我的國度中做子民,那麼我就對你們另有要求了,即我對你們開始頒布我這個時期的憲法: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 四 篇 說 話

凡是在我面前事奉我的眾子民,都當回想以往:對我的愛是否摻有雜質?對我的忠心是否是純一無二?對我的認識是否是真實?我在你們心中的地位到底是幾分?是完全的嗎?我的話語在你們身上成就了多少?不要糊弄我!這些我都一清二楚!當今天我的拯救之聲發出之時,你們對我的愛是否多加幾分?對我的忠心是否又純潔了一部分?對我的認識加深了沒有?在以往的讚美當中是否為你們今天的認識打下了堅實的基礎?我的靈在你們裡面佔有幾分地位?我的形像在你們裡面佔有幾分地位?我的發聲是否擊中了你們的要害?你們真感到自己已是無地自容了嗎?真認為自己做我的子民也不夠資格嗎?若以上我所問你們毫無知覺,那足可以說明你是一個混水摸魚、濫竽充數的人,必會在我預定的時間被淘汰而第二次被打進無底深坑裡的,這是我的警告之言,誰若當作耳旁風便會被我的審判而擊中的,到一定的時候,災難便臨及其身的!不是嗎?這難道還用我舉例說明嗎?還需我明點出來作為你們的標杆嗎?從創世到如今,有多少人悖逆我話,因而被我的恢復之流撇棄、淘汰,最後,肉體滅沒,靈體打入陰間,現在仍處於重刑之中;有多少人順從我話,但是違背我的開啟、光照,從而被我一腳踢開,落入撒但的權下,成為抵擋我的(今天凡直接抵擋我的都是只順服我話的外表,卻悖逆我話的實質);又有多少人只聽我昨天的說話,總是持守以往的破爛物,對今天的土產卻並不寶愛,這樣的人不僅被撒但擄去,而且成為千古的罪人,成了我的仇敵,是直接抵擋我的,這是我在烈怒最高峰時審判的對象,現在仍處於瞎眼,處於黑暗的地牢之中(即處於腐朽、麻木而且被撒但支配的屍體之中,因著眼睛已被我蒙蔽,所以這裡用「處於瞎眼」之中)。不妨我舉一個實例供你們參考,以作教訓:

保羅,一提起這個人你們便會想到他的歷史,想到有關他的一部分不準確、不切合實際的事蹟。他這個人從小受父母之教,接受我的生命,因著我的預定,他具備了我所要求具備的素質。在他十九歲便研讀各種有關生命方面的書籍,因此不用我細說,因著他的素質,因著我的開啟、光照,他不僅對靈裡的事能夠說透一二,而且也會摸我的心意。當然這不除去內因和外因的結合。但美中不足的是,他因著自己的天資而常常誇誇其談。所以因著他的悖逆,有一部分直接代表天使長,所以當我第一次道成肉身之時,他竭力抵擋。他屬於對我話不認識,我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經消失,這一類人因而直接抵擋我的神性,被我擊殺,最後才俯伏認罪。所以我利用他的特長之後,即他為我作一段工之後,又老病重犯,雖然不是直接悖逆我話,但是他已悖逆我的內在的引導、開啟,因而他以往所作歸於徒勞,即他所說的榮耀的冠冕已是空談,是他自己的想像,因他現在仍在我的捆綁之中接受我的審判。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 三 篇 說 話

你們既稱為子民,便不同於以往,你們應傾聽順服我靈的發聲,緊隨我的作工,不可將我的靈與肉身分開,因我們本是一,原不是分散的,誰若將靈與人分開,或注重人,或注重靈,那樣會吃虧的,只能是自己造的苦杯自己喝,別無他說。若是能夠將靈與人看作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,這樣,對我才有充足的認識,內在的生命會逐漸發生變化的。為著使我的下一步工作能夠暢通無阻,所以我用話語的熬煉來試驗所有在我家中的人,用作工方式來試驗跟隨我的人,在這種情況下,可以說,所有的人都處於失望之中,作為人,無一不是處於消極被動的景況之中,似乎整個空間都發生了變化。有的人怨天怨地;有的人在失望中仍硬著頭皮接受我話語的試驗;有的人仰天長嘆,眼淚汪汪,似乎是為剛降生的嬰兒卻夭折了而悲痛欲絕;有的人甚至想到這樣活著是一個羞辱,而且禱告神趕快把他挪去;有的人整天精神恍惚,似乎剛得了一場大病,神志仍然不清;有的人在發怨言之後悄然離去;有的人仍然在自己的位上讚美我,但仍帶有幾分消極。今天當一切都顯明之時,我也不必再多說以往,更重要的是在今天我所給你們的位上仍然能夠忠心無二,使你們所做是我所應許,使你們所說是我所開啟、光照的,最後使你們所活出的是我的形像,完全是我的彰顯。

我的話語在隨時隨地地釋放、發表,而你們也應每時每刻地在我面前認識自己。因為今天畢竟不同以往,再不是你願意就能做到的,而是必須要在我話語的引領之下能夠攻克己身,以我的話語為主心,不可任意妄為。所有教會實際實行的路從我的說話中便可找著,若不按著我話行的,是直接觸犯我靈的,我將其滅沒。既然到了今天這種情況,你們也不必再為以往的所作所為而過分悲傷、懊悔,我的度量海闊天空,難道人能夠做到什麼程度,能夠認識我到什麼地步,我還不是瞭如指掌嗎?人有誰不是在我手中呢?你有多大的身量,你以為我一點不知、半點不曉嗎?不可能的事!所以,當所有的人最失望之時,當所有的人等待得不可耐煩而想另起頭之時,當所有的人想問我究竟是怎麼回事之時,當一部分人沉浸在「花天酒地」、一部分人想起來反抗之時,當一部分人仍然忠心效力之時,我又重新開始了審判時代的第二部分,即潔淨審判我的眾子民。也就是說,我正式開始訓練眾子民,使你們不僅能為我作那美好的見證,更能在子民的座上為我打那美好的勝仗。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 二 篇 說 話

進入新的方式,隨之而來,便有新的工作步驟,既進入國度,便是我的神性直接作事,步步引領,絲毫不差,絕對不會摻有人的一點意思。下邊列出實際實行的路:因著都是經受苦難熬煉而得著「子民」這一稱呼,又因著是在我國度中的子民,所以對子民的要求必須要嚴格,要高過歷代以來作工的方式,不僅是「話語」的實際,更重要的是「實行」的實際,這是首先必須達到的,所說所做必須達到國度子民的要求標準,若有觸犯,立即革除,免得羞辱我名,但看不透、不明白的愚昧者除外。國度建造,注重吃喝我話,認識我的智慧,從我的作工中得到印證;誰若注重我話以外的書籍,我絕對不要,是淫婦,是抵擋我的;作為使徒的,不可長久居住在家裡,若做不到的,我廢棄不使用,並不勉強,既說不長久居住在家,便是長久住在教會得以造就;眾教會的每兩次聚會中最少有一次是使徒參加的,因此,同工聚集要成為經常性的(同工聚集包括:所有使徒的聚集,所有教會帶領的聚集,所有有透亮看見的聖徒的聚集),但每一次必須最少是你們中的一部分參加,使徒只是注重看顧教會。在以往說的對眾聖徒的要求上再進深一步,凡是在我開始見證我名之前犯罪的,因著對我的忠心,我在考驗之後仍舊使用;但在我見證之後又重犯的,下決心痛改前非的,這樣的人只是留在教會中,但不可隨便放蕩,相對之下,比其他人受點拘禁,但若在我話發聲之後,仍舊不改的,我的靈立即離開,教會可以有權執行我的審判,使其離開教會,這是絕對的,不可有考慮餘地。若是在試煉之中倒下的,即退去的,這些人誰也不要搭理,免得對我試探,使撒但猖狂入巢,這是對他的審判,誰若搞不義、憑情感,不但沒有退去之人的份,就連其本人也排除在子民之外;使徒的另一個功用,注重傳福音,當然聖徒也可作這一項工作,但務必得有智慧,不可惹禍。以上這些是當前實行的路,再就是提醒的一件事是:對於講道要注重加深,使所有的人都能進入我話的實際,必須緊隨我的說話,使所有的人都能對我話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這是最關鍵的一條。作為子民的若有背叛之心,應開除才是,不可讓其久留在我家,免得羞辱我名。

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一日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 一 篇 說 話

所有看見我話的人是否真接受我的話語?你們對我是否真有認識?是否真學會了順服?是否是真心為我花費?是否真為我在大紅龍面前作了剛強有力的見證?你們的忠心是否真是羞辱大紅龍的?正是我話語的試煉,才能達到我潔淨教會、揀選真心愛我的人的目的。若我不這樣作工,能有誰認識我呢?有誰能從我的話中認識我的威嚴、烈怒,認識我的智慧呢?我既開工,也必完工,但測人肺腑時仍是我。說實在話,在人沒有一個完全認識我的,所以我用話語來引導所有的人,用話語來帶領所有的人進入新的時代,最終我要用話語來成就我所有的工作,使所有真心愛我的人歸服我國,存活在我的寶座之前。現在已不是以往的景況,我的工作又進入一個新的起點。既說進入新的起點,便有新的方式:看見我話而且接受我話作生命的人都是在我國中的人,既在我國中,便是我國中的子民,因著接受我話語的帶領,所以雖稱子民,卻並不亞於「兒子」這一稱呼。既是做子民的,那所有的人都得在我國中盡忠,在我國中盡本分,凡觸犯我行政的都得接受我的懲罰,這是我對所有人的忠告。

今天進入新的方式,那些以往的事就不便再提,但我說過這樣的話,我既說必算,既算必成,誰也改變不了,這是絕對的。不管以往說過的話還是以後說的話都得一一應驗,而且讓所有的人都看見,這是我說話作工的原則。教會建造的工作既已成就,那現在就不是教會建造時代,而是國度建造成功之時,但因著你們仍在地,所以在地之人的集合仍稱之為「教會」。但說其本質已不同以往,是建造成功的教會,因此我說國度已降臨在地上。我的話語誰也摸不著根源,誰也不知我說話的目的,今天我這麼一說,你們會恍然大悟的,或許有的人會失聲痛哭的;或許有的人害怕是我的說話方式;或許有的人仍持守舊的觀點來觀看著我的一舉一動;或許有的人後悔當時不該對我發怨言,或是對我抵擋;或許有的人為自己沒有離開我名,今日又重得復甦而暗自慶幸;或許有的人早已被我話折騰得死去活來、無精打采,再沒有心思理會我的話,即使是我改變方式說話;或許有的人忠心到一個地步,從未發過怨言,從未有過疑惑的心,今天有幸得以釋放,心裡有說不出對我的感激之情。以上這些情況,所有的人不同程度地都具備,但過去畢竟是過去,既然今天已到,便不必再留戀昨天,也不必再為以後著想。作為人,誰若違背現實,不按照我的引領行事,便不會有好果子吃的,只會是自尋煩惱。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,無一不是我說了算,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?我怎麼說就怎麼成,人,誰能改變我的心志呢?難道是我在地立的約嗎?什麼也攔阻不了我的計劃的前進,我無時不在作我的工,無時不在計劃我的經營,人,誰能插上手呢?還不是我在親自擺佈一切嗎?今天進入這個境地,仍不出我的計劃,不出我的預料,是我早就預定好的,你們誰能測透這一步呢?我民必聽我音,凡是真心愛我的人必會回歸我的寶座之前的!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寫 在 前 面 的 話

雖然很多人信神,但很少有人明白什麼叫信神,到底如何做才能達到合神心意。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人雖然知道「神」這個字眼,知道「神的作工」這樣的詞,但人並不認識神,更不認識神的作工,這就難怪所有不認識神的人都是糊塗信了。人對信神的事不求真,那都是因為人對信神的事太生疏、太陌生了,這樣,人與神的要求就相差好遠了。也就是說,人不認識神,不認識神的作工,就不能達到合神使用,更不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。「信神」就是相信有神,這是最簡單的「信神」的概念,進一步說,相信有神並不是真正的信神,而是一種簡單的信仰,帶有濃厚的宗教色彩。真正的「信神」的含義是人能在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說話,經歷神的作工,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及達到認識神,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。但人往往把信神的事看得很簡單、很輕浮,這樣信神的人就失去了信神的意義,信到最終也不能得到神的稱許,因為其所走的路不對。那些到如今仍是在字句裡信神的人,在空洞的道理裡信神的人,他們仍不曉得自己並沒有信神的實質,並不能獲得神的稱許,仍然在祈禱上帝保佑他們得著平安、得著足夠的恩典。不妨我們都靜下心來好好想想:難道信神是世上最簡單的事嗎?難道信神的含義就只限於多得恩典嗎?難道信神卻不認識神、信神卻抵擋神的人就能滿足神的心意嗎?

「神」與「人」不能相提並論,他的實質、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難測的,也是最令人不解的。神若不親自作工說話在人中間,人無論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,這樣,即使那些為神奉獻一生的人也不能獲得神的稱許。神不動工,人做得再好也是枉然,因為神的意念總是高於人的意念,神的智慧無人能測透。所以我說那些把神與神的作工「看透」的人都是無能之輩,都是狂妄無知之人。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,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。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,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?那些口口聲聲說「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」、「神是這樣神是那樣」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?我們都應該知道,屬肉體的人都是經撒但敗壞的人,本性都是抵擋神的,不能與神平起平坐,更不能為神的工作出謀劃策。神到底如何帶領人這是神自己的工作,人理當順服,不應有這樣那樣的看法,因為人只是塵土。我們既然有尋求神的意思,就不應把自己的觀念擺在神的作工中讓神參考,更不應用自己的敗壞性情來有意識地極力抵擋神的作工,這不就是敵基督了嗎?這樣的人還談什麼信神呢?我們既然相信有神,既然想滿足神、想看見神,就應當尋求真理之道,尋求與神相合之道,不應硬著頸項與神對立,這樣做有什麼好果子吃呢?

文章標籤

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